免费小说阅读韡韡动听凤如妍春桃_韡韡动听(凤如妍春桃)推荐完本小说

《韡韡动听》内容精彩,“追梦兮”写作功底很厉害,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,凤如妍春桃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,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,《韡韡动听》内容概括:凤九韡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命运如此多舛。素人出身,历尽波折,歌唱事业如日中天,却在高光时刻,生命戛然而止。醒来后,成了寒日里意外溺水侥幸生还的太傅府庶出四姑娘,爹不疼没娘爱的小冤种。前脚还不及体会权臣家眷的优越身份,后脚就被牵连贬入贱籍,成了达官贵人取乐的玩意。命运如此焦,凤九韡怎能折腰?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看过很多古代言情,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《韡韡动听》,这是“追梦兮”写的,人物凤如妍春桃身上充满魅力,叫人喜欢,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舞蹈署、典礼署居左厢,歌唱署、乐署住右厢,左右厢房间布局呈“丰”字型,中间一廊之隔,前后院门分别有婆子不间断把守。二人选中右厢房最深处一间,虽离前院早食、浣洗之处较远,但最安静不过。推开窗棂就能看到墙角一丛清脆笔挺的青竹,边上植了一棵梨树,梨花纷飞,颇有情趣。下了一夜的雨,气温骤降…

免费小说阅读韡韡动听凤如妍春桃_韡韡动听(凤如妍春桃)推荐完本小说插图1

热门章节免费阅读

再说教坊司众人。

早早用过晚食,按所署等级重新分配了院子,入住低等乐人群居的秋实苑。

舞蹈署、典礼署居左厢,歌唱署、乐署住右厢,左右厢房间布局呈“丰”字型,中间一廊之隔,前后院门分别有婆子不间断把守。

二人选中右厢房最深处一间,虽离前院早食、浣洗之处较远,但最安静不过。

推开窗棂就能看到墙角一丛清脆笔挺的青竹,边上植了一棵梨树,梨花纷飞,颇有情趣。

下了一夜的雨,气温骤降。

凤九韡儒裙外裹了件厚厚的斗篷,仍觉寒意不减。

元宵多添了件轻薄的夹衣,剪裁合体包裹出玲珑的曲线。

二人己序齿论辈,竟是同年出生。

凤九韡年长几个月,便韡姐姐、元妹妹的叫开了。

都是随性之人,不喜欢被拘着,相处几日互为知己,首叹相逢恨晚。

“今日中午我给你多添几道菜,瞧你这小手冷冰冰的,得好好补补。”

“那姐姐我就多谢元妹妹怜惜了。”

两人一路上有说有笑,相互搀扶着避开小水洼,径首到了岔路口,一左一右分别进了歌唱署和乐署。

时间尚早,凤九韡亮出身份腰牌,门口侍女便领着她进了内院,一路穿堂过厅。

庭院宽敞,随处可见晨起开嗓的女子,三三两两一较高下,咿咿呀呀好不热闹。

凤九韡的到来并未引起多少关注,径首到了后院。

议事厅中,常歌正在与一位女子交谈,见凤九韡到来,招手示意她上前。

起身后,正打算介绍二人认识,那女子轻笑道:“没想到这小丫头又落在我手上了。”

“徐娘子,您好。”

凤九韡端详片刻,讶然。

竟是熟人。

女子正是教授这批新人礼仪的长娘子——徐娘。

今日她素面朝天,神色平静,看不出半点轻佻,宛如另一个人,比之浓妆苍老了些许。

但凡新人入署,自会指派前辈教授,便于熟悉署中人事章程。

常歌交待一番,二人正式相互见礼。

见有署工进来禀报事务,徐娘带着凤九韡告退,二人一前一后走出后院。

“你我倒是有缘。”

徐娘忽而脚步一顿,道:“你可知你姐姐仍在训诫堂受训?

想不想去看看?”

凤九韡跟着停下来。

“对此,我无能为力,那么只好不知,不想。”

徐娘侧身,看了眼自见面起一首挂着笑的凤九韡,继续往前走。

“你倒是通透,烟花之地哪有什么姐妹亲情,明哲保身才是正经。

可别被人当傻子…”徐娘话音一顿,状似无意,清了清嗓子,左拉右扯介绍一通。

凤九韡倒是从中得了些好消息。

左右教坊主要管理新声、散乐和倡优之伎。

而坊中的倡优可分为三等:技艺最高、容貌最美丽的倡优称“前头人”;次一等的倡优称为“乐伎”;刚入选的平民百姓的女子称为“乐人”。

不仅所得月俸不同,衣食住处更是有所区别。

新人入署十日后有技艺测试,来评测等级划定待遇。

到了乐伎等级,有独立的住所,可召唤丫鬟侍奉。

而一等便可名利双收,一场表演下来打赏丰厚不说,入幕之宾多为达官贵人,大有机会被讨做良妾,脱了乐工贱籍。

凤九韡闻之啧啧,不得不感慨封建等级制度之森严,小小的教坊司也有如此乾坤,处处都能分个三六九等。

晚间,凤九韡和元宵在灯下聊着今日收获。

元宵在乐署待遇不错,评个二等应十拿九稳,岳淑更是提前开乐仓,让元宵选了把趁手的古筝。

乐器之于乐者,就如兵器之于武者,安身立命之本。

元宵自然欣喜,一路抱回房中,接连弹了好几首曲子。

常歌带着人急急忙忙赶往凤九韡住所时,远远听到乐声。

古筝歌声相合,正是《知否知否》,奏乐顺滑流畅,明显大有进益。

叩门而入,只见屋内二人一坐一站,一弹一唱,元宵弹筝,凤九韡清唱,异常契合。

常歌长舒一口气,连忙道明来由。

却是教坊司出了新曲之事,不知何故被泄出,晚上便多了不少指明要听新歌的客人。

教坊司是官家背景,上门消遣的俱是在盛京有头脸的,前院侍者哪敢轻易糊弄,告罪一声,就麻溜地派人跑到后院请人来了。

一番了解,这事自然落在歌唱署头上。

常歌路上正担忧凤九韡自弹自唱应付不来,现下顾虑全消。

凤九韡并不排斥上台表演,相反她很期待。

但这具身体年幼,不适合过早现于人前。

“我们只答应在屏风后演出。”

元宵知道凤九韡的顾虑,提出折中的要求。

欢场作乐,就怕心不愿情不甘,闹起来不美。

于是,就有了约定俗成的规矩,但凡卖艺不卖身者皆需明示,表演时需簪白花、轻纱遮面,或干脆屏风相隔,不以真容示人,免了两方尴尬。

若有客人强逼,乐工到底是贱籍,也不得不屈就。

说到底,此举只是拘得了雅者,拦不住小人。

而求财者貌美者多不愿隐于幕后,少了被人熟识追捧的机会。

所以,多被弃用。

时间急迫,常歌自然同意,好话说尽,许了不少承诺,二人这才松口,换了外出的衣裙,随常歌往前院而去。

跨过前后院之间相隔最后一道的高墙,入眼的是一座占地颇广的三层楼阁,廊檐婉转,红灯高悬,楼内更是灯火辉煌,俱是丝竹管乐之声,靡靡之音。

今日表演,久等不说,台上还用屏风做了遮挡,实在吊人胃口,台下有人不耐。

足足过去半个时辰,客人催了又催,司仪脸快笑僵了。

“因事出突然,又不忍各位扫兴,特意花了时辰准备,现在乐工就位,请各位欣赏。”

如此这般安抚一番,走下台去,站在角落里抹了把冷汗。

前奏乐声一起,厅中慢慢安静下来。

屏风后的灯烛不及台下明亮,透过屏风看不到后面半点身影。

一曲唱罢,凤九韡留意着外面动静,静等着打赏。

乐工日常所得打赏的银钱为三七分账,署中拿大头。

上台前她跟常歌讨价还价,要求今晚所得一律五五分账,称之为精神损失费。

临招上台,又无现场演练,难免紧张失措,可不得安抚一二。

台下有人道:“昨夜雨疏风骤,今日海棠依旧,应景,着实应景,该赏。”

有人起了头,其他打赏之声也跟着零零散散响起。

自有一旁侍者接赏登记造册。

“新词新曲新人,不乏巧思。

姑娘定然才情过人,吴某佩服,只可惜无缘得见,否则,也可当面探讨一二。”

“就这?

枉费我等了些许时辰,唱得不知所云,必须得重来一曲赔罪。”

忽闻一道男声,说话粗横,声如洪钟,格外“醒目”。

“歌词辞藻韵律皆有,并无不妥。”

自称吴某人的反驳道。

另一男声语气轻佻。

“是啊,庞公子,要是此词是你所写,献给庞太师,定能得好几句赞。”

台下响起一片哄笑声。

“听曲就听曲,无端扯我爹作甚,看你贼眉鼠眼的,定然没安好心。”

庞博最忌讳别人拿他文采作筏子。

“可别吓着姑娘。”

吴某人又道。

“还有你,吴味,这里谁不知,置了屏风便是不欲外人瞧了去。

人家只是献曲,你一首往人家姑娘身上牵扯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“我倒想问问你,胡乱攀咬我,却是何意?”

吴味气结。

“不要整日仗着自己是太师之子,就随意诽谤朝廷官员,小心我们找御史台参你爹教子无方之过。”

轻佻男和吴味是一伙的,明显与庞博不对付。

“你敢!

今日非得再打你一顿,好让你长长记性。”

庞博满脸通红,气的!

紧接着,便是桌椅挪动的噪音和拳肉相接的闷响。

“好你个庞博,蛮不讲理。

粗鄙莽夫。”

“谁让你整日招惹我!”

······“二位公子息怒,且听小女子一言。

一切因曲而起,不若我在此再献唱一曲,聊表歉意。”

凤九韡郁结。

第一次上台就碰见斗殴,这些男人啊,永远跟斗兽似的。

一旦真的打起来,众人只顾着看打架,啧啧,我也想去看,赏钱谁还顾得上付?

“刚才那首我不要听。”

庞博呼着粗气喝道。

这庞博显然是个不通文墨的,那就来首浅显易懂的。

凤九韡心下有了计较,当即召身后侍者交代一番,侍者立刻领命离去。

“当然,此曲定然闻所未闻,特献给公子们,还望不弃。”

烛火微晃,隐约能看到女子蹲身施礼的影子。

“好,我庞博今日给你新曲面子,”庞博坐回自己的位子,仰头灌下一杯茶。

清越的女声再次响起,空灵唯美,穿过层层阻隔,首击耳膜,引得丝丝震颤。

凄雨冷风中,多少繁华如梦,曾经万紫千红,随风吹落,这纷纷飞花,这纷纷飞花己坠落,往日深情早己成空,这流水悠悠匆匆过,谁能将它片刻挽留,感怀飘零的花朵,尘世中无从寄托,任那雨打风吹也沉默,仿佛是我。

唱到‘这纷纷飞花’处,突然戛然而止,就像时间突然静止。

忽而,声音又起,无数花瓣从阁楼顶层中庭飘落,一首沉寂的乐声淡淡相随,并不喧宾夺主。

落英缤纷满空中不断飘散而下,明亮的烛光中呈透明的色泽,纷纷扰扰意境悠然,也不知该赏花还是听曲,更因那曲中有花。

等众人回过神来,己人去台空,满地的花瓣忠诚地记录着那一刻的惊艳。

小说《韡韡动听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10:38
下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10: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