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小说韡韡动听(凤如妍春桃)_韡韡动听(凤如妍春桃)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

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《韡韡动听》,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简介:凤九韡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命运如此多舛。素人出身,历尽波折,歌唱事业如日中天,却在高光时刻,生命戛然而止。醒来后,成了寒日里意外溺水侥幸生还的太傅府庶出四姑娘,爹不疼没娘爱的小冤种。前脚还不及体会权臣家眷的优越身份,后脚就被牵连贬入贱籍,成了达官贵人取乐的玩意。命运如此焦,凤九韡怎能折腰?…

点击阅读全文

完本小说韡韡动听(凤如妍春桃)_韡韡动听(凤如妍春桃)无弹窗小说免费阅读插图1

韡韡动听》主角凤如妍春桃,是小说写手“追梦兮”所写。精彩内容:西署之外的诗斌署地位崇高,但名存实亡。署令由太常寺卿少卿谢辞兼任,署内丞、博士、协律郎等皆是德才兼备的官宦子弟兼之,从不参与纳新,对外,也从不提及教坊司署职务。今日这般,是何意?“既是传承之技,想必佳曲佳词可信手拈来。”“却之不恭!公子有何要求但说无妨…

阅读最新章节

谢辞目光巡视场中众女。

凤府一案影响甚广,这批新人多是凤太傅拥趸者的官员内眷。

同样都是身世坎坷的妙龄女子:要么悲苦难抑;要么羞愤隐忍;要么眉目沉寂无奈受之;少数者习以为常,仍能喜笑颜开,如元宵;而那凤九韡似不韵世事,又似老于世故。

和他目光相撞也不避开,平静自如地点头示意,再微微一笑,仿佛故旧相聚,着实老练,任谁也想不到这是名不见经传的凤府庶女。

谢辞忽而生出打破其平静表象的念头。

几人看过凤九韡的身份文书,短暂的交流一番,常歌更生意外之喜。

谁不知宫里那位凤家女得歌唱大家梨花白倾囊相授,技艺了得。

既然同出凤府,这凤九韡得了一二真传,也未可知。

不过,梨花白远游未归,行踪不定,当下无从考证。

“天色不早了。

今日各位都有进益,而我歌唱署尚且颗粒未收,这凤九韡丫头就···难得我们五署集聚一堂,各位不想再听凤姑娘的绝唱吗?”

自然是想的,几人无不附和。

提到五署,常歌心中一顿。

西署之外的诗斌署地位崇高,但名存实亡。

署令由太常寺卿少卿谢辞兼任,署内丞、博士、协律郎等皆是德才兼备的官宦子弟兼之,从不参与纳新,对外,也从不提及教坊司署职务。

今日这般,是何意?

“既是传承之技,想必佳曲佳词可信手拈来。”

“却之不恭!

公子有何要求但说无妨。”

凤九韡自然听出他话中的暗讽,心底冒出几分火气。

老娘上辈子吃的盐比你还多,怕了你不成!

暂且不跟你一般计较。

谢辞右手手持折扇一下一下顿在左手掌心,忽而折扇一展,白玉为骨,泥金为面,扇面书金戈铁马沙场图,轻摇两下。

“现今外敌当前,教坊司依旧歌舞升平,温香软玉丧人胆。

恐令边疆将士心寒。

不如,以此为题,歌一首送我大盛朝前方将士。

如何?”

几位博士面面相觑,此要求刁钻啊,常歌忍不住瞪了眼谢辞。

女子生而柔弱,哪里见过战场厮杀。

盛朝崇文轻武,哪怕朝中文臣、民间大儒写出的军旅诗,常被武将痛斥纸上谈兵,流于表面。

而填词造曲又讲究韵脚律动,难上加难。

从而造就自古以来歌颂沙场的名曲不少,但歌却寥寥无几的尴尬局面。

台下一旁的元宵气不过,叉腰喊道:“这位大人,您分明在为难人!”

“元宵,不得无礼!

还不快过来给大人赔罪!”

岳淑连忙制止道。

谢辞风轻云淡,摆手示意无妨。

凤九韡心中微暖,赤子之心最是难得,元宵的相护之情,她领了。

当即安抚道:“元宵,相信我,无碍的。”

元宵到底周正地行了大礼致歉。

凤九韡看着台下主位,一字一顿道:“我将清唱一曲,曲名为《精忠报国》。”

说罢,抱拳朝台下行了男宾礼,便走到舞台边缘竖立的战鼓旁,拿起鼓锤,咚咚咚一下又一下从缓到急,沉稳而庄重,似敲在人心上,激发出一种敬畏感,鼓声如雷待到最急处,戛然而止。

凤九韡扔了鼓锤,阔步走到台前,压制着声线,目光穿过雕梁画栋的屋脊,遥望着不知何时阴云密布的天边,伴着隐约的闷雷,用尽全力放声高歌。

狼烟起,江山北望,龙起卷,马长嘶,剑气如霜,心似黄河水茫茫,二十年,纵横间,谁能相抗。

恨欲狂,长刀所向,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,何惜百死报家国,忍叹惜,更无语,血泪满眶。

马蹄南去,人北望,人北望,草青黄,尘飞扬,我愿守土复开疆,堂堂盛国要让西方,来贺!

一曲唱罢,场上寂然,一时无人开口,因为震撼!

从不纳新的诗赋署竟然要跟她歌唱署抢人!

常歌始料未及!

最终,在钟立的调停下,凤九韡分别记名在二署,领双份月俸。

凤九韡大喜过望,乐工竟是个“铁饭碗”。

“九韡,你真是深藏不露,小女子佩服!”

台下元宵一把抱着凤九韡,神情激动。

“怎么还哭上了?”

凤九韡好笑地擦掉她眼角的泪水。

“我这是感动,就是,听着听着,眼泪自己就出来了。”

元宵垂眸拭泪,有些不好意思。

引起共鸣,是对歌者最大赞誉。

凤九韡开怀大笑。

“你敢笑话我。”

元宵不干了,追着凤九韡嬉闹。

迎面瞧见几位长官簇拥着青衣男子准备离开,二人立刻收敛,迎上去施礼。

谢辞还礼,又是一副谦谦君子模样。

“诗赋一途,我与你道不同,无甚可教授你。

日常无事,我不会召唤,你可至歌唱署潜学。”

说着,从袖中掏出一枚黑色令牌,递了过去。

凤九韡接过一瞧,材质非木非铜,正面龙飞凤舞雕刻“诗赋”贰字。

“凭此令,可任意进出诗斌署,书库中所有文集可供取用。”

谢辞言罢,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凤九韡,揣着手阔步离开。

谢辞一回忠勇侯府,便首接沐浴更衣,用过晚食,就一头扎进书房。

谢辞乃忠勇侯府二公子,忠勇侯乃武将出身,手握军权,炙手可热。

两位嫡子一文一武,智勇双全。

长子肖父走武将路子,次子谢辞文采斐然却自污进了教坊司,令人费解。

如今,回纥、蒙国联手发兵盛国,边关战事胶着。

忠勇侯谢将军领兵出征,长子谢勋领副将之职,府中除了长嫂,便谢辞一个主子。

天色己晚,唯有侯府前院书房依旧亮着灯。

温麟潜披着暮色来访,不用通传首接进了书房。

谢辞正在宽大的书案后奋笔疾书。

温麟潜并不打扰,随手捡起桌边散放的宣纸一瞧,顿时眼睛疼。

词,不错。

字,差强人意。

仿若幼童开蒙所书,软塌无力,字大如斗。

“精忠报国?

这是去市井坊间淘的新词?

真是百无禁忌!”

见好友既嫌弃又忍不住细看,谢辞不由好笑,扯过稿纸,顺手夹在手边书册中。

“何苦为难自己的眼睛。”

说实话,谢辞也没料到凤九韡竟一手烂字。

坊间俱传凤家女子皆乃名师大家亲授,无不德才兼备。

但凡习文,约定俗成先练书写。

难道独独凤九韡被疏忽至此?

谢辞不由唏嘘,可见道听途说不可轻信。

可怜牢里的凤太傅背了子女失教的黑锅。

二人在一侧小几上落座,谢辞亲自奉茶。

“说起来,你们刑部怎会领了抄家之事?”

不知又得罪了多少朝廷命官。

“既然不能置身事外,那都别想好过。

现今我只需做好一把尖刀,越是得罪朝臣,皇兄越放心。

再者说,抄家可是美差。”

大盛朝无人不知他温麟潜贪财好逸,雁过拔毛,白白送上门的敛财机会,岂会放手?

怕落了把柄?

笑话,他温麟潜正愁没把柄落皇帝手上呢。

谢辞闻言点头称是。

见好友眉目舒展,一改往日沉郁。

温麟潜好奇道:“你当初弃武从文,又自请进了教坊司,立志另辟蹊径行教化民众之路,如今过去三载,可是找到突破口?”

“教化革新之路其修远兮。

盛京富足民众知温饱后,自然少不了娱乐一环,而歌曲有词有曲,出得了朝堂又进得了民间,不如习文授课条件苛刻。

可口口相传,广而传之,众而周知。”

“适才那一阕词是首歌曲?”

温麟潜恍然。

谢辞爽朗一笑。

“你且听我唱来。”

谢辞到底是男子,声音浑厚,又用了内力。

闻之似身临沙场,金戈铁马,国之不全,忠魂难眠。

在寂静的夜里,悲怆之意,雄壮之音,令人热血沸腾。

若凤九韡在场,怕也得赞一声:“音域广,句句铿锵。”

侯府内院,王氏隐隐听到声音,翻了个身,烦躁不己。

侯爷与相公身赴战场己有半年,长子年幼,小叔子不务正业,偌大的侯府独留她一人苦苦支撑,内心忧苦无处可诉说。

长嫂如母,小叔子年纪不小了,婚事免不了要她去操持。

按说侯府门第高,他又是进士及第,若肯听劝待在翰林院当个清贵文臣,京中贵女自是任他挑选。

而今一意孤行进了太常寺,又兼了那污秽之地职务,哪怕等闲并不过去办公,但说起来名声到底有碍。

平日里她出去参加宴席,但凡有人说起教坊司,她都面上臊的慌,生怕牵扯到谢辞。

去哪找好人家女儿嫁他啊?

实在开不了口!

但小叔子婚事不定,相公与之感情亲厚,怕是第一个会迁怒于她。

真是愁!

谢辞唱得投入,温麟潜听得尽兴,连连道好。

“妙妙妙!

不用长篇大论,仍可振聋发聩。

是个人才!

看来字如其人也不尽然,你何时替我引荐一二?”

“十日后,带你去见。”

凤九韡是教坊司新人,如今己分署,再过十日,便可于前院见客展示才艺。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温麟潜顿了顿,又道:“教坊司乐工可有善笛者?”

“自然是有的。

对笛音感兴趣?

我帮你安排。”

谢辞心底讶然。

温麟潜有心结,轻易不进教坊司,今日这是?

果然,温麟潜摆摆手。

“罢了,近日不得闲,容后再说。”

小说《韡韡动听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点击阅读全文

上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10:37
下一篇 2024年6月11日 pm10:38